手机版 | 网站导航
澳门星际网 新闻 > 焦点 > 资讯 > 留学生成澳洲大学摇钱树 大学的质量令人质疑

留学生成澳洲大学摇钱树 大学的质量令人质疑

界面 | 2018-12-03 17:34:05

最近在一家澳大利亚顶尖大学里,一位人文学科高级讲师的办公室迎来了一位年轻的留学生,她看起来有些紧张,与她一同前来的还有另一位女性。之前她曾通过邮件联系过这位讲师咨询转系事宜——但一见面,问题就来了。

“她不会讲英语,也听不懂我说的话,”这位讲师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下称ABC)采访时说,原以为陪她前来的另一位女性是她的朋友,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她请来的翻译。

而这位不会讲英语的留学生已经在大学里就读了一年。

“我当时惊呆了,”这位讲师说。

无论是澳大利亚的大学还是行业机构都一致表示,一年创收320亿美元的国际教育产业一片向好,但ABC在调查后发现,许多留学生不仅无法用英语有效交流,课堂参与度和作业完成度也一样堪忧。

现在,澳大利亚部分综合性大学有近三分之一的收入来自留学生。图片来源:Jason Reed

现在,澳大利亚部分综合性大学有近三分之一的收入来自留学生。图片来源:Jason Reed

学者及就业、教育专家向ABC表示,澳大利亚大学的语言要求往往很低,申请留学的国际学生可以钻到空子,黑压压的考室里也容易有人作弊。

许多留学生读完学位得花上十几万美元,但毕业之后却很少能找到专业对口的工作。

尽管如此,澳大利亚还是有越来越多海外学生蜂拥而至。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澳大利亚的留学生人数已达75.3万,其中38万人正在接受高等教育。

澳大利亚留学生人数最多的几家大学

数据来源:新南威尔士州及维多利亚州审计长,2017年大学年报

数据来源:新南威尔士州及维多利亚州审计长,2017年大学年报

澳大利亚的中国留学生占比为30%。有些人开始担忧,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产业太过依赖于某个国家,很容易受到政治与经济形势的影响。

在部分澳大利亚综合大学,留学生的比例已经接近50%,而他们缴纳的学费也成为了大学的一大收入来源,占比超过了三分之一,高于本地学生缴纳的学费,甚至比政府拨款还要多。

“注定会失败”

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主管硕士课程期间,媒体学者Jenny Weight才发现,原来有不少留学生连基本的语言交流都做不到,有时候“压根不用英语”。

“留学生交上来的作业里,许多都是先用中文写好,再用谷歌翻译出来的,”她说,“我不怪他们,我觉得许多留学生在毕业后都不会留下太好的回忆。”

“难就难在要提高我们的语言准入要求,毕竟大学都指望着留学生带来收入,资金压力让他们不愿这么做,因为提高门槛就意味着刷掉学生。”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教育和培训部,2018年8月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教育和培训部,2018年8月

澳大利亚的留学生都来自哪里?

56%的学生来自中国(30%)、印度(13%)、尼泊尔(6%)、马来西亚(4%)、巴西(4%)。

截至2018年8月,澳大利亚共有777909名留学生登记入学,就读/接受职业教育(26%)、中小学教育(3%)、语言课程(15%)、无学位课程(6%)、高等教育(49%)。

新南威尔士大学新闻系导师Rose-Ann Manns说,留学生中不乏佼佼者,但也有一大部分人过不了语言关。“有时候,我都好奇大学当初是如何评估的,尤其是他们的口头表达能力,因为看起来他们几乎注定会失败。”

在ABC联系的多位学者和专家中,只有少部分人愿意公开接受采访,他们担心自己的工作会因此受到影响,这也体现了澳大利亚的高等教育体系如何受制于留学形势。

还有一些人和Jenny Weight一样最终选择不再教书。

“这么说吧,大学不想面对留学生遇到的种种问题,”她说,“一边是资金短缺,一边是留学生这颗巨大的摇钱树。他们现在极其依赖留学生带来的收入。”

ABC采访的数十位学生都提到了学习环境的失常,有些学生无论是听课还是小组合作都很吃力,许多人没法顺利完成作业,花费了两倍的精力也才刚好及格。

本科毕业于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的Olivia Zhou说,她所在的班级这种现象特别严重,“如果课上连老师讲什么都听不懂,他们又怎么有能力完成作业呢?”2016年在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攻读传媒硕士的Lu Yi说“语言是个大问题”,在课堂上讲英语,留学生总有些没信心和不自在,“他们(中国学生)不和本地学生说话,因为他们觉得对方不想和他们说话,于是在大学里留学生总是自成一派。”

“太多学生被忽视”

要想在澳大利亚的大学留学,学生必须通过行业认可的语言测试,其中最常见的就是雅思(IELTS)考试,从1分至9分衡量学生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取四项小分的平均值得出总分。

除了语言障碍,留学生还会面临孤立、种族主义、资金压力、用工剥削等问题。图片来源:Pexels.com

除了语言障碍,留学生还会面临孤立、种族主义、资金压力、用工剥削等问题。图片来源:Pexels.com

雅思6分至7分基本可以满足澳大利亚大学的语言要求,但雅思方面表示,考到这个分数的学生在入学前还得继续加强语言能力,充其量只是个“大概的底线”。

然而,有些学生在抵澳前甚至还拿不到这样的分数。

澳大利亚学生签证的语言要求是雅思分数不低于5.5,但哪怕雅思分数只有4.5,只要在入学前参加短期英语课程,也可以拿到学生签证。

这些收费课程名为国际学生英语语言强化课程(English Language Intensive Courses for Overseas Students,简称ELICOS),留学生将在10到20周的时间里强化英语、接受评估,结束后他们可以直接入学,不用再上一次雅思考场。

澳大利亚大学协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指出,约有四分之一的大学留学生都是通过这种方式入学的。

雅思各分数段英语水平。图片来源:Jarrod Fankhauser

雅思各分数段英语水平。图片来源:Jarrod Fankhauser

一位不具名现任雅思考官向ABC表示,他们认为留学生要在澳大利亚的大学就读,应该达到更高的分数。“至少得考到6分,甚至6.5,如果是法律、新闻、教育这类语言要求更高的专业,分数还得更高一些。”

去年年底,有关留学生语言障碍的持续报道开始获得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关注。

当时,澳大利亚教育部部长西蒙·伯明翰在一场国际教育会议上表示,“太多学生被忽视了,有些学生根本不具备完成学业所需的语言能力。”

他提出,要改革部分短期课程的管理。只不过,这些改变太过微小,而且主要是将现有的规定覆盖至职业教育。通过ELICOS入读大学的留学生并没有受到多少影响,余下四分之三不借助语言课程的留学生也不需要考出更高的雅思分数,因为标准如旧。

今年,弗林德斯大学护理及英语高级讲师Amanda Muller在The Conversation上警告称,这些改变忽略了直接入读大学的留学生群体,任其“自生自灭”。

“沉沦的例子并不少见,有些人还走上了作弊的道路,”她写道,“管理上的改革并没有涉及这些问题。”

2012年一项针对雅思考试的研究发现,只有部分留学生在澳大利亚大学就读期间提升了他们的英语能力,不少留学生的英语能力反而比入学时还要糟糕。

国际教育专家Michael Fay说,英语能力是第一层筛选标准,也很容易马虎。“很多时候,政策管理者其实并没有充分理解语言问题,他们认为学生在完成学业的过程中,耳濡目染多多少少会提高他们的英语能力。”

学者指出,留学生往往要花费两到三倍的精力才能通过课程。图片来源:China Daily

学者指出,留学生往往要花费两到三倍的精力才能通过课程。图片来源:China Daily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简称IEAA)首席执行官Phil Honeywell也给出提醒,随意提高语言要求并不可取。

“我们刚刚提高的护理专业英语能力要求,可能连许多澳大利亚本地学生都达不到,”他说,“讽刺的是,在澳大利亚,如果你想做一名工程师,只需要以雅思6.5分的水平毕业,如果你想做一名护士,先不说毕业后,光是入学前你就得达到雅思7分的水平。”

澳大利亚现任教育部部长丹·特汉在发给ABC的声明中表示,留学生的语言能力问题应该由大学来管。“大学有责任保证他们录取的学生拥有相应的语言能力,”他说。但他否认了招生标准存在问题的说法,“从我们吸引的留学生人数上完全可以看出澳大利亚教育的质量。”

用工剥削、精神压力、种族主义

批评人士认为,为了吸引国际学生来澳留学,语言要求有意定得过低。图片来源:Reuters

批评人士认为,为了吸引国际学生来澳留学,语言要求有意定得过低。图片来源:Reuters

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攻读商科的Annie是一位出生在澳大利亚的华裔学生,她见证了本地学生和留学生在求学经历上的巨大差异。“留学生,尤其是来自非英语国家的学生,在班里会觉得格格不入,”她说,“你经常能看到本地学生待在一边,留学生待在另外一边。”

澳大利亚国际学生委员会(Council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主席Bijay Sapkota说,留学生不只在学习和语言方面受阻,他们常常会面临资金压力、用工剥削、精神压力、种族主义。

Sapkota指出,能给留学生提供支持和帮助的服务缺乏有效的接触渠道。“留学生得历经层层关卡才能获得帮助,先是学生中心,然后是国际部门,才到咨询服务,而且对于一个遇到问题、英语能力有限的留学生来说,能填好各部门的申请表就已经够呛。”

不过,大学还有部分行业机构都坚持表示,上面提到的这类学生只占一小部分。

新南威尔士大学工程学院院长Mark Hoffman说,他认为上面的说法有些言过其实,而在新南威尔士大学情况也的确不同。

“每一位留学生都得锤炼语言能力,但更多困难其实来自文化等方面的差异,出国总会遇到这些问题,”他说,“在学习的过程中和学校的支持下,他们的沟通与合作能力得到了大幅提升。仔细观察的话你会发现,留学生和本地学生都会相互来往,自身的背景并没有影响彼此间的交流。”

指标难以反映真实情况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教育与培训部

数据来源:澳大利亚教育与培训部

2018年澳大利亚学校共有640362名留学生,与2017年8月相比增长了11%。

澳大利亚大学协会Universities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Catriona Jackson没有评价现有的语言要求是否合理,但她指出留学生最终的表现与本地学生相当。她在一份发给ABC的声明中表示,“与全球其他领先的高等教育体系相比,澳大利亚大学的英语语言要求同样经得起考验。”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也在发给ABC的声明中否认了放宽语言门槛的说法,“留学生以及所有入读大学的学生,均需满足英语能力的相关要求,为学术造诣打好基础。”

分析人士表示,其实部分问题是学校和联邦政府太过依赖于指标反映的满意度。

如教育部推出的线上调查“学习与教学质量指标(Quality Indicators for Learning and Teaching,简称QILT,一项自愿参与的全英问卷调查)”就给出了正向的结果,75%的留学生对求学经历感到满意,仅稍稍低于本地学生的79%。

更重要的是,追踪毕业生就业和专业对口情况的“毕业生现状调查(Graduate Outcome Survey,简称GOS)”每年只公开本地学生的数据,留学生的就业情况并没有向外界披露。ABC曾联系教育部希望能查看这部分数据,但未能获得许可。

留学生在大学里获取帮助(如心理咨询)并不容易。图片来源:Julian Smith

留学生在大学里获取帮助(如心理咨询)并不容易。图片来源:Julian Smith

多位专家与观察人士向ABC表示,许多企业并不想雇用留学生,常常会列出强人所难的语言要求,短期签证也进一步阻碍了留学生求职。

媒体学者Jenny Weight说,以她的经验,英语能力有限的中国留学生一般不会参加上述这些调查,即使有人参加,也不会给结果带来太多影响。“我们的留学生主要来自中国,他们不习惯对官方表达异议,或者主张自己的政治观点。我这么说是因为他们告诉过我,填入真实想法让他们觉得很不自在。”

Michael Fay创立了澳大利亚首批面向国际招生的项目——悉尼科技大学的Insearch学院,目前他正在管理一家专营东南亚业务的咨询公司。他对ABC表示,这些调查的方法论和问题的设置也存在讨论的空间,“有些调查不会设置不好回答的问题,如果深入提问,许多受访组织也都会避重就轻。”

谁负责监管标准?

无论是联邦还是州法规,留学生总处于一个模糊的位置。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行业主要的监管机构是高等教育质量标准署(Tertiary Education 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简称TEQSA),负责核查语言和学位课程是否符合国家订立的课程内容和评估标准,但五位全职核查员需要对接多达170家课程提供方,工作内容囊括高等教育立法的方方面面,语言课程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在年度报告中,TEQSA也提到,年复一年积压的上百个待办事项已经让工作人员应接不暇,他们会把工作重心更多地放在小型机构的监管上,大学多半都靠自律。

一位TEQSA发言人向ABC表示,每年他们平均会收到200例学生投诉,但他们不清楚有多少来自留学生,因为在2017年以前,投诉人的身份并不会记录下来。

TEQSA的作用是监管课程内容和评估标准,各地调查专员的角色是处理高等教育领域的行政和学生服务投诉,比如入学问题或者不公待遇,联邦调查专员署(Commonwealth Ombudsman)则主要处理职业院校和私立大学的事务,但不同机构的职责界线往往会模糊混淆,这也导致学生在投诉时常常会找错地方。

早在2011年,维多利亚州调查专员就发现,虽然部分学生服务有在发挥作用,但这些服务更多是用来“弥补不合理的入学标准”,“没能帮上多少遇到问题、需要帮助的学生。”

“大家在质疑澳大利亚大学的质量”

墨尔本大学副教授Fran Martin说,大家常常会忽视大学对学生的关怀责任。

图片来源:Fran Martin

图片来源:Fran Martin

墨尔本大学副教授Fran Martin不仅给留学生上课,也针对这一群体做了大量研究。她说,许多突出的问题已经存在一段时间了。

“不知道为什么,大学拿着这些收入,或者说他们需要这些收入,但却没有主动将这些资金用于改善学生的体验。”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新南威尔士大学工程学院院长Mark Hoffman说,他所在的学院在这方面做出了许多努力,但他也指出,学生也需要承担起一定的责任。

“我们提供多种课程项目,但这都得看学生有没有信心参加。仅仅是打开一个网页,告诉他们,‘如果你遇到任何问题,就在这里写吧’,不一定会有多大的效果。我们所做的是营造融洽的氛围,让他们更有信心去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

曾留学海外、目前在中国从事出国留学行业的Xiaolan Tang向ABC表示,澳大利亚的大学现在越来越不“吃香”了。

“大家在质疑澳大利亚大学的质量,因为申请其他海外顶尖院校被拒的学生,依旧可以轻松拿到澳大利亚同等水平大学的offer。在大家看来,澳大利亚大学的门槛很低。”

Xiaolan Tang正在给有留学意向的学生做演讲。图片来源:Xiaolan Tang

Xiaolan Tang正在给有留学意向的学生做演讲。图片来源:Xiaolan Tang

29岁的Zhao Chen曾于2014年在墨尔本大学就读建筑专业,她向ABC表示,她觉得澳大利亚大学的入学要求很容易满足。“我觉得,申请入读一家澳大利亚一流大学其实挺容易的,因为他们的要求的确不高。感觉随随便便就能拿到很多offer。”

墨尔本大学副教授Fran Martin说,澳大利亚学位在中国学生眼里的含金量已今非昔比。

“放眼10年前,澳大利亚学位还能给你‘镀金’,但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出国留学。”

“澳大利亚的留学经历已经不会再让雇主眼前一亮。”

  • 标签:留学生,澳洲大学,摇钱树
网站地图